江苏11选5

您當前位置:延川縣知青協會 >> 協會動態 >> 新聞資訊 >> 瀏覽文章

延川雜志《山花》創造黃土高原文化奇跡

發布日期:2018年10月27日   發稿人:admin   作者:佚名    來源:光明日報    閱讀:次   字體   保護視力色:       

 山花,是陜北高原常見的一種野花,也叫山丹丹花。《山花》,是陜西省延安市延川縣縣級文藝小報,自1972年創辦以來,已經走過45年的風雨歷程,如今變成一本縣級文藝雙月刊。《山花》培養了三代20多位作家,使這個黃土高原的山區小縣當之無愧地成為中國罕見的“作家縣”。從延川這塊土地上走出的作家中,有親自培育《山花》成長的谷溪,有以《人生》《平凡的世界》蜚聲國內外、摘取茅盾文學獎的路遙,有分別以《我的遙遠的清平灣》和《逍遙之樂》榮獲全國短篇小說獎而走紅全國的史鐵生、陶正,也有諸多的后起之秀……

  一個文化奇跡

  “延川好,寶地不多得,黃水長流入大海,山花浪漫遍全國,人才輩輩多。”已故著名作家史鐵生生前曾賦詞贈《山花》。

  地處黃河西岸的延川縣文脈充盈、人才輩出。陜北俗語有“人出兩川”之說,其中一川就是指延川。1969年1月,2000多名北京知青來到延川縣插隊。北京知青與當地文青交流、融合,點燃了文藝的激情,形成了熱烈的文學群體。曹谷溪、白軍民、聞頻、陶正、路遙等人合作編就詩集《延安山花》,于1972年5月紀念“延安文藝座談會”30周年前夕正式出版,受到廣泛歡迎,先后累計發行達28.8萬冊。延川縣以詩歌創作一躍成為當時陜西省四個文化先進縣之一。

  《延安山花》給延川縣贏來了聲譽。延川縣的文藝青年們借著《延安山花》的成功東風,一鼓作氣,在1972年9月創辦了縣級文藝小報《山花》。這是一張16開4版、鉛字印刷的小報。

  這張文藝小報,主要承擔文藝苗圃的功能。據《路遙傳》的作者、延安大學教授梁向陽介紹,路遙是在《山花》上破土拔苗、嶄露頭角的典型。他在延川創作的詩歌、散文、小說等首發陣地均是《山花》。他最初的詩歌《車過南京橋》《塞上柳》《我老漢走著就想跑》《多年八路延安來》《走進劉家峽》《電焊工》《歌兒伴著車輪飛》《老漢一輩子愛唱歌》等,均刊于《山花》;他的敘事詩《樺樹皮書包》、短篇小說《伏勝紅旗》《基石》等,也同樣首先在《山花》上刊發后才引起外界的注意,并被選入省級文藝刊物的。正因為有最初的文學創作成績,路遙最終才被推薦到延安大學中文系學習,在大學的平臺上積累文學營養,為以后的文學騰飛作了扎實的準備工作。

  有資料統計,由當地青年和北京知青經過文化交融,共同成長起來的延川“山花作家群”,在省內乃至國內產生影響的有路遙、谷溪、史鐵生、陶正、聞頻、荊竹、史小溪、海波、瀏陽河、劉風梅、遠村、厚夫、陽波等人。這對于黃土高原一個落后貧窮的山區小縣來說,不能不說是個奇跡。

  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陜西師范大學教授李震認為,延川的文學盛況與《山花》有密不可分的關系。延川縣的文學藝術以《山花》為輻射源,影響到各個方面,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延川山花”文化現象,在當代陜西文壇乃至中國文壇都是個不可多得的“典型標本”。

  對于土地和人民的信念

  “認真研究‘山花現象’,研究延川知青作家群,研究他們的生活和創作,研究他們與這片土地的關系,不僅有學術價值,也非常有助于我們加深對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精神的認識和理解。”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說。

  當年路遙、史鐵生、陶正等本地知青和外來知青,在陜北這片土地上,放飛理想和青春。他們不僅相互切磋,從彼此身上獲益良多,也從這片土地和人民身上獲益良多。這片土地的父老鄉親們提供給他們的,不僅是生活上的關懷照料,還有精神上的根據地。

  “‘山花現象’就是作家扎根人民,從人民中汲取力量的例證。”李敬澤說,“對于人民的信念,對于我們土地的信念,深深地扎根在這代人身上。他們一方面是心懷世界的,飽含著對世界、對人類的整體性關懷和責任。同時,他們也是有根的,他們的根深深地扎在中國的土地和父老鄉親們身上,片刻不忘對祖國、對人民、對父老鄉親的責任。”

  人民辦的刊物人民看

  詩人覓程是“山花作家群”中的一員,他曾是延川賀家灣公社劉家河村一個非常貧困的青年農民,寫詩沒有稿紙,就在過時的日歷背面寫,如此翻來覆去,時間一長,他將寫詩的日歷揉成了一個個紙球。曹谷溪從這些紙球中抄出了他慷慨激昂的詩句,經仔細修改,發表在《山花》上。從此,覓程堅定地走上了文學道路。

  發生在“山花作家群”身上的這類事情還有很多。曹谷溪回憶,路遙起初發表作品時,還很幼稚,曹谷溪告訴他:“你能超過我。”女詩人梅紹靜當年投給《山花》的第一首詩,被曹谷溪修改得只剩下幾句原詩;她的第一本詩集也是曹谷溪推薦給出版社的。“通過辦《山花》我認識到對新人的扶持是最有意義的工作。”曹谷溪說。

  經過45年的風雨歷程,《山花》繼續承擔著培育文藝新苗的作用。中國社科院研究員白燁認為,《山花》給其他地方性的文學期刊樹立了榜樣,地方性文學期刊的首要任務是培植當地的文學新人,推動當地文藝繁榮。

  “人民的刊物人民辦,人民辦的刊物人民看。《山花》一直在踐行這樣一個理念。”白燁說,“《山花》保有文學的初心,它為文學愛好者搭建平臺,抒發聲音。文學以本身的感召力和凝聚力,將熱愛它的人們團結成一個整體。”(記者 饒翔)


上一篇:延川中國大地保險“6.30雹災”賠付兌現大會舉行
下一篇:送別人民藝術家靳之林先生

相關閱讀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延川雜志《山花》創造黃土高原文化奇跡]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 加載中...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