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11选5

您當前位置:延川縣知青協會 >> 知青之家 >> 知青歲月 >> 瀏覽文章

人才入延川 “山花”爛漫遍全國

發布日期:2018年04月14日   發稿人:admin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閱讀:次   字體   保護視力色:       

    延川縣,位于革命老區陜西省延安市東北部。河流經延川縣境內68公里,渾然天成五個巨型大灣,其中乾坤灣因酷似陰陽太極圖,被譽為“天下黃河第一灣”。傳說中華民族始祖伏羲氏就是在這道灣的啟示下創立了太極八卦圖及陰陽學理論。


    延川縣因乾坤灣而聞名于世,而這里也是知青之鄉,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有近3000名知青在此插隊落戶。這些知青中出了不少成就斐然的作家,從他們的回憶和文學作品中,我們得以回顧那些難忘的知青歲月……

    陶正:在一件臟兮兮的軍大衣里包來一部油印機

    延川在1971年已經聚攏一大群文藝青年,其中包括后來成為著名作家的史鐵生、已是延川縣革委會通訊組組長的詩人曹谷溪、西北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大才子聞頻、延川文化館負責人白軍民、延川縣中隊戰士荊竹以及正在延川縣通訊組曹谷溪麾下打雜的文藝青年路遙等。

    陶正,也是當時有名的北京知青,他是以清華大學高中畢業生的身份來延川關莊公社鴨巷村插隊的。陶正來陜北,一沒帶多少衣服,二沒帶像樣的被褥,卻在一個臟兮兮的軍大衣里包來一部油印機,在插隊的那個小山村里辦了一份油印小報。由于有人反映這小報有問題,當地主管領導要求去核實,曹谷溪就是奉命去查的兩個人之一。兩人一遇,竟相見恨晚,直談得昏天黑地。這之后不久延川縣就有了一本標題為《工農兵定弦我唱歌》的詩歌集,雖然署名為“延川縣工農兵文藝創作組集體創作”,其主要的編創者就是曹谷溪、陶正、白軍民和日后名滿天下的路遙。

    這本小書就是延川作為詩歌縣的定鼎之作《延安山花》的初稿、日后作為內部期刊《山花》的“史前版”。《山花》的創刊,開創了延川文藝的“山花時代”。從此,以路遙、曹谷溪、聞頻、陶正、荊竹、海波等人為核心的“山花作家群”登上中國當代文壇。陶正當時最有名的詩歌,是與高紅十合作的長詩《理想之歌》。

    “謹以此書,獻給我生活過的土地和歲月!”1986年冬,寫完《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的路遙,在手稿前寫下了這樣的題記。這片土地,就是陜西省延川縣,它是路遙自7歲過繼到伯父王玉德家之后,生活了18年的地方。

    黃土地上淳樸善良的力量滋養著路遙。《平凡的世界》中連5分錢的丙菜都吃不起的“孫少平”,實際上就有路遙讀中學時窘況的影子。

    但年少的路遙又是幸運的。1963年,路遙在全縣一千多名考生中以第二名的成績考入延川中學,但伯父實在供不起,極力反對他念書。那一年的陜北,家家戶戶都只能用糠菜充饑,為讓路遙讀書,大隊黨支部書記劉俊寬憑借威望東拼西湊借到兩斗黑豆,換了錢才讓路遙交上報名費。

    多年后,在準自傳體中篇小說《在困難的日子里》,路遙真實記錄了當時自己感受到的真情:“全村人盡管都餓得浮腫了,但仍然把自己那點救命的糧食分出一升半碗來,紛紛端到我家里。那幾個白胡子爺爺竟然把兒孫們孝敬他們的那幾個玉米面饃饃,也顫巍巍地塞到我的衣袋里,叫我在路上餓了吃……”

    1970年,路遙開始在延川縣毛澤東文藝思想宣傳隊當編劇。那時的他雖然還是農民身份,但已是延川縣嶄露頭角的文學青年。1972年9月,他與陶正等人創辦《山花》,有才氣的路遙被吸納進來擔任臨時編輯。《山花》第一期,就發表了路遙的詩歌《我老漢走著就想跑》。

    雖然《山花》不過是一個8開大小的縣級文藝小報,但這份被路遙后來稱為“充滿泥土氣息的文學刊物”,是最受北京知青及本地知識分子歡迎的精神食糧。

    史鐵生:喂牛時遭遇一場瓢潑大雨 釀成終日以輪椅為伴的大患

    從延安城坐車三個時辰,就到了延川縣關家莊,這個村莊是作家史鐵生成名作《我的遙遠的清平灣》的故事發生地。2010年11月,史鐵生在病逝前一個月,曾把一首打油詩用手機發給清華附中同去插隊的同學,其中提到這條令他終生難忘的河流:“清平河水日夜流,青絲成雪不言愁。”

    1969年1月,史鐵生與清華附中初64-3班十二位同學輾轉來到關家莊插隊。

    清華附中學生是住宿制,早已習慣集體生活,但村莊的困苦和孤獨還是令他們不適。與史鐵生同住一個窯洞的孫立哲承認當年宏偉的理想過后,有一種無法挽回的失落和茫然。他回憶,那時沒有柴,窯洞里寒,大伙睡涼炕睡不著。有人就找到一個好辦法,就是用大衣裹著腦袋,有嘴里的哈氣,就不覺得冷。

    老知青黑蔭貴的印象中,剛到陜北就下了三天大雪,跟外面隔絕,半個月才能寄信。“突然接觸這么窮的地方,不可想象。老鄉家里什么東西都沒有,沒有正經八百的糧食填肚子,就熬黑豆稀粥棗核粉。炕席一床被子睡五六個人。一年四季就一件衣服,冬天把棉花縫上去,夏天撕下來作單衣。”

    知青剛來時國家負責供應主食半年,一月45斤,知青吃午飯時老鄉都借機躲起來,知青就想法掰半個饃給老鄉。同住一個窯洞的李子壯談及第一次勞動的情景:五個大小伙子砍柴,不如人家一個十二歲男娃砍得多,讓村里婆姨嘲笑了一頓。

    這批知青來到延川縣時正為青黃不接之時。村民說以前到了這個時節最難熬。白天干活,中午還能吃頓干飯,下午就只有稀湯飯,還美其名曰:吃干飯沒用,會壓壞炕板石。稀飯入腹,不待傍晚已是腹中咕咕。村人抓撮鹽,開水一沖,一碗鹽水入腹,趁著腹中飽脹倒頭便睡。

    史鐵生來到陜北才18歲,在貧瘠的村莊生活里,史鐵生的多才多藝還是體現得十分明了。他帶去一箱書籍,會針灸,知道一些中醫知識,愛吹口琴。他會寫一手好隸書,在廚房門框貼上紅底黑隸的“御膳房”字樣,在自制棋盤的楚河漢界寫了一句工整的隸書:“河邊無青草,不用多嘴驢。”

史鐵生那時候的主要工作是喂牲口,副業是給村里當畫匠,畫家具。他本身有先天性的腰椎裂柱病,村里人給他安排了相對輕松的農活。在艱辛的環境中,史鐵生做事始終敬業和細致。“讓鐵生喂牛,既是照顧他身體不好,同時也相信知青不偷牛的飼料。耕作時牛要加料,要把黑豆泡軟,撒在草料里,是非常細的活。牛棚四面通風,半夜三更加草是很受罪的,有的老鄉偷懶,而鐵生從來不會。他們隊里的牛養得好,其他隊的牛不如它。”誰也不曾想到,他在攔牛時遭遇了一場瓢潑大雨。大雨澆透了他,讓他發燒感冒,引起腰椎裂柱病發作,才釀成后來終日以輪椅為伴的大患。

    得知史鐵生病情后,母親來到關家莊,來回協調,設法把鐵生接回北京治病。史鐵生以后在自己作品選的封底淡淡地寫了這么幾句話,算是對“清平灣”生活的一個悲情總結:“插隊期間努力勞動,種了一年地,喂了二年牛,衣既不豐食且難足,與農民過一樣的日子,才見了一個全面的中國。三年后小疾衍成大患,雙腿癱瘓,遂轉回北京。”

    史鐵生回到京城后,開始文學創作。他把目光投向當年插隊的小山村,并在那時找到了溫馨而美好的記憶。 1984年5月中旬,已經發表了短篇小說《我的遙遠的清平灣》的北京知青作家史鐵生,由京訪陜。史鐵生在延川期間,寫下一首《憶江南·贈<山花>》的小詩。此詩刊載于延川文藝小報《山花》1984年第4期上。


    延川好,

    寶地不多得,

    黃水長流入大海,

    山花爛漫遍全國,

    人才輩輩多。  


上一篇:北京知青在延川縣趙家河村的真實回顧
下一篇:1973年:知青習近平在延川縣趙家河村往事

相關閱讀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人才入延川 “山花”爛漫遍全國]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 加載中...
江苏11选5 快乐12 云南时时彩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简体 足球直播黑白直播 qq分分彩 北单比分2串1怎么算 湖北11选5 888博彩集团有几个平台 广东好彩1 友乐广西麻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