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11选5

您當前位置:延川縣知青協會 >> 知青之家 >> 知青歲月 >> 瀏覽文章

1973年:知青習近平在延川縣趙家河村往事(1)

發布日期:2018年04月14日   發稿人:admin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閱讀:次   字體   保護視力色:       

    1973年初春,陜北的春天依舊有絲絲寒意。在一條溝壑中走著一位20歲上下的年輕人,肩膀上擔著一擔茅糞,走在之字形的山路上。每當走到轉折處,熟練地把扁擔從一側肩膀倒換到另一側肩膀。他就是在馮家坪公社趙家河村大隊駐隊搞“路線教育”的北京知青習近平。

    當時延川縣委在全縣范圍開展“社會主義路線教育”活動。習近平被縣團委從他插隊的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被抽調上來,安排到馮家坪公社趙家河大隊搞路線教育,并抓團支部建設工作。趙家河村那時的大隊黨支部書記是趙加珍,團支部書記是趙勝利。當時習近平作為北京知識青年,已經在梁家河插隊四年多。因為他有文化、人正直、踏實誠懇、勞動積極,便被縣里抽調搞農村路線教育工作。作為路線教育工作隊的成員,還有在縣團委工作的北京知青陶海粟,同時被縣上派到趙家河村蹲點。 

    改造廁所

    村子中間緊挨道路邊的山坡上,靠山處有五孔土窯洞,這里就是當時的大隊部與村小學的所在。習近平與陶海粟住在中間那孔窯洞里。窯洞有10多米深,土窯已經有了塌頂的危險,為了防止塌頂,窯洞后半截還在頂上撐著一塊半米多寬,一米多長的木板,用一根碗口粗細的木柱頂著。窯洞最里面常年見不到陽光,透出一股泥土霉變的味道。

    學校與村民高錘家一墻相隔,墻是以前陜北農村常見的用河槽中的片石或石場里廢棄的邊角料堆砌起來的圍墻,也就一米多高。靠近高錘家的院畔角落上建有一簡易廁所,陜北人稱其為茅子。圍墻是用土坯、秫秸桿或亂石片砌起來圍擋一下,一米多高的墻只能遮擋到胸口,下雨時要去廁所就必須撐一把雨傘才能方便。茅房最大的問題是私密性太差,而且是男女共用,去上廁所的人在快到茅房時故意要弄出點響聲,并要探頭探腦的用耳朵聽一聽茅房里面的動靜,用以判斷茅房里面有沒有人,茅房里面的人如果聽到外面有響聲,便會用力咳嗽幾下用以示意茅房有人。學校是公共場所,大隊經常舉行會議和一些活動,男女老少共用這樣一個廁所實在是尷尬。

    為了改變農村的陳規陋俗和文化落后面貌,把新的思維和文化帶到鄉村。習近平利用勞動之余,就地取材和幾個年輕的村民背石塊,挖糞坑,用了幾天時間重新修理了圍墻。將圍墻加高,上面用石板作為遮擋,在延川縣農村建了第一座男女分開的廁所。當時附近村落的村民來隊里學習開會,縣里領導也經常下鄉,看到這個廁所以后,便在延川全縣展開了農村“廁所改造”的衛生運動,給山溝帶來一股新風尚。

    政治宣傳員 

    舉辦“政治夜校”是當時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為了照顧“白天搞會戰,晚上搞夜戰”的社員,習近平讓婦女回家照料老幼料理家中事務,留下青壯年男女及積極要求進步的社員參加“政治夜校”學習。他不厭其煩地給廣大社員宣講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宣傳毛澤東思想。同時也利用閑暇和青年社員交流、說“古朝”(口敘古往今來的故事),傳授天下大事,傳播文化科學知識,和社員們交朋友。

    1973年美國發生了“水門事件”,當時村里人不明白“水門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習近平和村民相處最融洽,大家去問習近平,只有他才把“水門事件”給大家講得明明白白。當時村里的年輕人愛和習近平相處,想從他那里得到外面的消息和知識。趙勝利說:他和趙志功常常給習近平作伴和他睡在一個炕上,他那里經常有人串門,大家愛同他拉話問一些事情,遇到困難也肯來找習近平幫助。習近平腦子聰明記憶力特別好,經常躺在炕上給大家講世界地理和電影故事。他能把世界地圖上的國家從中國說起,各個國家的位置在哪里、和哪個國家相鄰、國家的領導人是誰、過去發生了什么大事、和中國有那些交往。哪些國家和我們友好,哪些國家和我們敵對。他當時能把世界地圖上的國家挨個說一遍。他回憶起周總理拉著他的手一同看電影時,很幸福、很留戀。有時候夜深人走了以后,炕上只躺他們幾個人時,他也談他的父親習仲勛。說他父親在學堂里是年齡是最小的,他們那兒有一種游戲叫做“坐官”,桌子一層比層高,最高處常是他父親坐的位置,然后抬著游玩。他父親被帶走審查時他才十多歲,好久沒有見到父親了,很想念父親。有時候說到他父親時,突然間就不說話了,許久默不作聲。習近平作為蹲點搞“路線教育”的工作隊員,經常給村民開會宣講。聽村里人說,當時習近平講話大家都愛聽,也能接受得了。

    習近平剛來搞社教的時候操著一口標準的陜北話。有一天在老支書趙加珍家吃了飯說話時,支書的女兒趙春娥從永坪中學放學回家,家里人故意問春娥,你聽這人說話他是哪里的人?春娥說:聽口音是咱們陜北人。家里人說:那你就錯了,人家可是北京知青!當時習近平說:我其實也是半個陜北人。我爸爸當年是陜甘邊區的蘇維埃主席,我現在又落戶陜北,說起來應該是個地道的陜北人!

    領辦沼氣池

    趙家河村周邊山上基本被開墾為耕地,沒有植被覆蓋,村民燒火做飯只能靠豆秸桿。陜北的森林植被破壞很嚴重,到處是沒有植被覆蓋的黃土山,因此過去人家用土石砌的灶火灶膛都很小,為的是省柴火。當時南方已經開始宣傳使用沼氣,那時有一種說法:沼氣不過秦嶺,中國只有秦嶺以南可以建設和使用沼氣。陜北屬于秦嶺以北的地區要搞沼氣困難很大。1972年趙勝利去陜南學習沼氣,回來修了一口沼氣池,但只能點個沼氣燈,不能燒火做飯。習近平來了以后看到村民燒火做飯取暖如此費力、如此困難(有的社員腿都是砍柴時給摔斷的),便把沼氣池的修理維護主動攬了過去。他雖然是北京來的學生,但他不嫌臟不嫌臭,時常把茅坑里挖的臭茅糞往沼氣池里添加觀察產氣量,把人也熏的臭哄哄的。習近平人給熏臭了,但社員們高興了。因為他終于把沼氣務勞通了,收拾好了,可以用沼氣來生火做飯了。

上一篇:人才入延川 “山花”爛漫遍全國
下一篇:那些在延川插隊的知青們(轉載)

相關閱讀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1973年:知青習近平在延川縣趙家河村往事]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 加載中...
江苏11选5 安卓棋牌游戏厅 广西快乐10分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开奖 体育比分下载逛球街 黑龙江p62 led体育比分管理软件 江苏7位数 斗牛牌怎么玩 北京快三